2011年4月28日 星期四

美式足球場外的的惡夜

在2007年第一天的凌晨時分,丹佛野馬的角衛-達倫特.威廉斯(Darrent Williams)在離開一間位於丹佛夜店所舉辦的跨年派對途中被射殺了。警方為此對當晚也在該夜店的另外兩名野馬球員進行了多次的偵訊。但直到數年後的今天,這槍擊案背後的故事才逐漸的明朗化。

本文翻譯自:http://sportsillustrated.cnn.com/vault/article/magazine/MAG1184186/1/index.htm

暗夜中的香檳、鑽石還有槍火

在丹佛的一個寒冬深夜裡,一輛白色加長型的悍馬禮車(Hummer Limousine),在經過一串子彈的洗禮後,歪斜地停在覆滿白雪的大道上。致命的槍響就像禮炮,迎送著這位禮車駕駛生命的最後一分鐘,在旁送葬的,是他新得來的耀眼財富。白色禮車的黑色皮革座椅上,載著9位女士,以及4個來自德州的饒舌歌手。這些女士們身穿短禮服,批著皮草外套。而這些歌手們則穿著印有他們團名-Billion Dolla Scholars-的T恤。但是車內最引人注目的物品,是這位新興百萬富翁的金項鍊。在這將近有一個CD大小的墜子上,鑲著用白色碎鑽排列而成的字體,這些字體寫著他唱片公司的名字-RYNO ENTERTAINMENT-還有他的小名-D WILL。駕駛這輛禮車的人,便是野馬的先發右角衛,Darrent Williams。這條項鍊價值5萬美元,戴過它的人都能明顯地感覺到這條項鍊的重量。在這條項鍊被弄丟後又被找回來的短短十分鐘內,藏著的是一個攸關生死離別的故事。

過去四年多來,許多人紛紛揣測在這個2006年的最後一個晚上,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其中某些猜測是其來有自的。猜測這件事的起因必定跟錢、名氣、嫉妒、安全感或者酒精有關,總能猜個八九不離十。甚至你也許會跟法官猜得情況一模一樣-這顆奪命子彈原本的目標,根本是另一台車上的另一名野馬的球員。但要說Darrent Williams跟整起事件的發生無關那就錯了。在當時,他選擇脫下他那條沉甸甸的金鍊子,跑去幫正在跟別人發生衝突中的朋友助拳的這個決定,導致他失去了他的生命。就像是劃破他兩側頸靜脈以及他右側頸動脈那顆的子彈一樣,他為了朋友間的忠誠與義氣選擇兩肋插刀而失去了生命,是個血淋淋的事實。

你也許可以說這是命中註定。Williams出生於德州華茲堡市的卡特公園區(Carter Park, Fort Worth, Texas),在當地,唯有靠著朋友間的義氣,你才得以活命。他跟他的親生父親並不親近,而他媽媽當時的另一個未婚夫,在Williams只有十歲的時候,於一間漢堡王的停車場被射殺了。但你要說他媽媽Rosalind Williams獨自撫養他長大,那也不大正確。正確地說,他,跟一群表兄弟姊妹,是被他媽媽以及其他六位舅舅、阿姨一起帶大的。所以當Darrent出現在警察局裡做筆錄時,歸咎其原因,總是一些要保護家庭及家庭成員的瑣事。例如在他15歲時,他與一幫西班牙混混槓上了,為的是要他們別在他奶奶- Easter Williams-的家門前飆車。隨後這幫人拿了步槍回來,朝房子射擊。又有一次,有一個男的敲了奶奶家的前門並開口要勒索錢,Darrent放狗追那個男的,並在那個男人的前臂咬了個大洞。當Darrent與野馬簽下合約時,他立刻幫媽媽買了間新房子,也個奶奶添了個新的Lincoln Town房車。當他帶他的朋友們一起上街購物時,他買一雙喬丹的球鞋時,他也會順便買給他的朋友們一人一雙。Williams也不是他那白色禮車內唯一戴鑽石項鍊的人,他也幫他Billion Dolla Scholars朋友們,買了一人一個造型款式一模一樣,唯獨尺寸較小的鑽石項鍊。

在禮車上,唯一一個比他有錢而且還要有名的人,就是他的隊友,Javon Walker。事實上,在他聽見生命中最後槍響的前一刻,Javon Walker正在跟他說教,一個有錢人應該如何保護他自己的財產。

「不要在任何買不起你鍊子的人面前把它掛出來。」,Walker指的就是案發那個晚上,失去蹤影,隨後又被找到的那條屬於Williams的鑽石項鍊。任何明白的人都知道Walker的意思:不要把項鍊交給買不起它的人保管。Walker當時已經在NFL打了五年的球了,比Williams多出三年,Walker還是當年度野馬隊接球碼數最多的人。Walker轉頭對那些Williams在Fort Worth的老朋友Billion Dolla Scholars說:「沒有貶低你們的意思,但是我買得起唷。」

一兩分鐘過後,當車子往西北方行駛到史匹爾 (Spear Boulevard)大道時,一輛白色的Chevy Tahoe從左後側跟了上來。從Tahoe開啟的窗戶中,一排子彈掃射而來,至少有15顆子彈命中了白色禮車。奇蹟似的,車子上的17位乘客,只有3位各自被一發子彈擊中。一個Sholars的成員被一顆子彈擊中了屁股。一顆子彈擦過了一個正俯身接電話女士的頭殼,若不是她正好傾下身體,這顆子彈就會要了她的命。但是Darrent Williams就沒有這通即時的救命電話了。雖然接下來的幾個禮拜裡,他高中時期交往的對象-也是他兩個孩子的媽咪,一直撥打他的手機號碼,為的是聽他留在手機裡答錄的聲音。在葬禮上,他七歲大的兒子問說,爸比進棺材時手機有沒有帶在身上。

這輛禮車隨後偏離道路衝到旁邊被白雪覆蓋的草地上。當車內的女士們尖叫著,男士們低著頭找掩護時。6呎3吋,215磅的Walker抱起了約5呎8吋185磅的Williams,一手按住鮮血汩汩流出的傷口,就像是哄著剛出生的嬰兒入睡一樣,只不過現在是在乞求Williams不要把眼睛閉上。

兩個小時後,從丹佛警方的一次偵訊Walker的錄影畫面中,我們能看到,Walker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停止哭泣,抬起頭面對警官的詢問。

探員Matt Murray問:「Javon,你能跟我們說任何你能想到的,有關案情的事嗎?」

Walker回答:「我不知道,因為我是跟這件事情最不相干的人,在場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我完全不曉得。就像當時他們發生衝突的時候,我躲得遠遠的。假如問我案發前一刻,跟這些朋友們有什麼互動…唔,Darrent Williams,他,他給了我他身上的首飾,在這…」

Walker從他染血牛仔褲的左邊口袋中,掏出了那條價值50000美元的鑽石項鍊。金鍊子在他的手裡喀喀作響著。

Murray:「為什麼他把項鍊交給你?」

Walker:「因為我是一個信得過的人,而你不能夠相信太多人,所以我就跟他說:『把你的項鍊給我』,然後我就把它收進了我的口袋。」

Murray:「我不懂。」

Walker:「那好,你知道嗎?他當時把他的項鍊解了下來,然後弄丟了。之後不管如何他們找回了這條項鍊,也可以說是他的朋友找到這條項鍊,也就是說我們把項鍊找了回來,然後我說:『好,我來負責保管。』(探員沒有問當初為什麼這條項鍊弄不見了)。當你是個運動員時,你永遠不會了解的。你不了解會有多少人嫉妒你。但我們沒辦法不被嫉妒,當你在工作上力求表現而發光發熱時,總是有一群人會不爽。而這個就是當一個選手最困難的地方。」”

Murray:「我還是搞不懂。」

Walker:「這就像你做了死,不做也得死。當你在從事自己所愛的事情時,你也被這你自己所愛下的事情了詛咒。」

只要有人類歷史的地方就有這個詛咒。這個詛咒根源於你擁有的東西。當你比你的鄰居擁有的更多,你會迫不及待的想要把這個東西秀給大家看。這個詛咒就像一個傳染病一樣蔓延在美國的運動圈子中,當有窮子一夜致富時,他就有可能染病並且有這些症頭。對於這些一夜致富的富翁們,看著自己戶頭湧入大筆的現金還不夠滿足,他們非得要向旁人炫耀他們所擁有的財富。就像Javon Walker所說的,詛咒來臨了,其他人們起了嫉妒之心。

2006年跨年夜,最少有6位野馬的球員和2位金塊隊的球員在這間位於丹佛市中心的夜店找樂子。當場,Williams身上的鑽石項鍊還不是最貴的,野馬隊的新秀接球員Brandon Marshall事後告訴警方,當晚他戴的項鍊市值57000美元。但這項鍊並非當晚事情的肇因,事情發生的原因其實是Brandon Marshall本人。他告訴警方,自從槍擊事件發生後,他沒辦法安心地去任何的夜店了,他想尋求法律途徑讓他合法的攜帶槍枝。「當晚,我們站在那輛禮車的旁邊,這也就是或許為什麼他們會對這輛車子開槍的原因。」他說:「如果我們不要在店外跟別人起衝突,也許整件事情就不會發生。」

Marshall事後拒絕回答有關這說詞的真實性,但很明顯的,他因為這次的事情受到不少的驚嚇。十個月後,Marshall因為酒後駕車並且在單行道上逆向行駛而被丹佛的警察攔了下來。在前往拘留室的途中,他對警方說:「為什麼你們不去抓殺害Williams的兇手,我恨丹佛,我要去別的地方打球,我恨透了這該死的地方。」最終,Marshall如願以償,他被交易到了離丹佛市有2000哩遠的海豚隊。

在案件調查毫無進展的兩年後。Javon Walker又登上了新聞版面。他被發現人被擊昏躺在在拉斯維加斯大道上。

在2008年6月15日,Walker去維加斯喝酒。他身上穿著牛仔褲、黑色球鞋、有型的黑色T恤及一頂黑色棒球帽。此外,他身上還帶著足夠買一間小房子的珠寶、首飾和項鍊。他耳朵上戴著一對鑲有兩克拉鑽石的白金耳環,手上掛著鑲滿碎鑽的一只Jacob & Co的手錶。口袋裡滿是現金。Walker離開了他下榻的旅館Bellagio後,偕同一位來自家鄉路易西安那州的老朋友,還有他稱為朋友的兩位女士,前往一間位於Hard Rock 酒店內叫做Body English的夜店。Walker支付了所有的開銷。他花了多少的努力成為一位職業的運動員,而他理所當然地樂於分享他所掙得的報酬。當他需要剪頭髮時,他會大老遠地搭乘跨洲飛機去找他熟悉的理髮師。當丹佛市的青年男女聚樂部需要基金建立Darrent Williams青少年紀念中心時,Walker慷慨解囊了30000美元。他在拉斯維加斯給的小費是出了名的慷慨。

Walker在午夜時分走進了Body English後,穿越人群,找到了這次負責他安全的保鏢Joel Abbott。店家為他在舞池的旁邊保留了一桌的位子,就在Floyd Mayweather Jr.(美國一位職業拳擊手)的隔壁。他點了一瓶Patron Tequila,至少2夸脫的Grey Goose伏特加,還有兩瓶玫瑰色的Dom Peringnon香檳。雖然他本人不喜歡喝香檳。

要知道,在拉斯維加斯或是任何其他地方,有錢的人總是有些特權。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不必排隊就可以進入一個酒吧內,或是預定一個在舞池旁邊的貴賓席,或者是在店家默許的情況下,站上桌子朝其他的客人噴灑泡沫飲料。Walker在那天晚上花了18000大洋,買了做這些事情的特權。這家店開始了噴灑香檳活動的準備。

Abbot,這位保鑣,在法庭上說道:「有很多時候,店家會說:『好吧,我們就讓這位大爺點5瓶昂貴的香檳,要是他想把這些香檳噴灑在其他人的身上的話,那也行,但是我們必須要事前通知我們的客人。』,假如有隨便一個人抓起瓶子,在沒有事先告知的情況下隨地亂噴,那麻煩可就大了。但是他則不會,因為我們總會先告知客人說:『嗨,等等有人要開始灑香檳唷,請離開一點。』,這時候,總會有些女士們說:『喔,沒關係,我還想更靠近點呢。』」

在與店內的女客人噴灑完他的財富後,Walker到玩21點的桌上玩了幾盤,然後到閣樓玩起醉後保齡球。他給了DJ 500元,要他放一首他想要的音樂。當他試著把保齡球甩出去時,他跌了一大跤。此時,他的朋友和保鏢們試著護送他離開,但他總是要停下來跟陌生人抬槓。他跟女服務生和巴士小弟們道謝,並且幫他們簽名,順便和他們合照。人們總是說他們遇到運動明星的故事,這些故事的結局總是讓人失望的。但是如果你遇到的是Walker,那故事的結局肯定不一樣,在那個晚上,你非得愛上他不可。

但就在那個晚上,他跟他的朋友道別後,一切事情走了樣。他在回程的路上發了頓脾氣,從還在行駛的凱迪拉克Escalade上跳了下車。幾分鐘後,他回到了Bellagio。就在他站在旅店大門時,背後有個陌生人叫住了他。Walker看了看,叫住他的兩個人正開一台Range Rover。他們說要載Walker去另一間俱樂部跟他的朋友重新會合。Walker坐上了車。雖然Walker身材魁梧,全身肌肉,但此時他身上的酒精濃度高達0.39,濃度高到簡直是可以要了他的命。這兩個騙子搜刮了他身上所有的錢跟首飾,其中一位還一拳狠狠地打在他右顴骨上,打裂了他的眼眶。

Walker被問到從甚麼時候身上開始戴起了鑽石。Walker回答,從他開始買得起的時候。他的母親,是一位佃農的女兒,從小就需幫忙在潮濕的路易西安那棉花田裡採棉花。當Walker出生後,她更必須兼兩份工作撫養她長大。除了採棉花外,在晚上,她必須到位於Lafayette市的一間石油俱樂部為這些石油大亨們上香檳,在工作結束後才把Walker從奶奶那,接回那個只有一間房室的家,母子倆就睡在同一張床上。

也因此,Javon Walker想要這些鑽石。他為了這些鑽石,不停的付出。從他還是佛羅里達州州立大學的學生時,他付出了他所有的時間,每天的生活只專注在睡覺、課業、考試跟美式足球的訓練中。在美式足球賽季中,他付出了,他必須要遠離酒精,每天晚上9點就寢,為的是那增減8磅的體重,使他能在比賽中與角衛對抗獲得優勢。他付出了他的社交生活圈,他斷了一些認識最久的朋友間的聯繫。他在餐館裡幫大家付錢,因為大家認為他理所當然的該付錢,若是他能幫忙還掉些其他的債務或帳單,大家會更加感激他。他在家裡也要付出,他支付的服務項目,別人總是跟他收取兩倍的價格。而球迷跟新聞記者,只會針對他的表現不佳而吹毛求疵。當然,他在拉斯維加斯也付了不少,就在他乞求兩個騙子拔走他那對鑽石耳環時,不要也扯下他耳朵的那個地方。當然,他也為成為了大眾的笑柄而付出了。

在今日,有些人認為Walker在拉斯維加斯的不幸,可能導因於在丹佛的那個糟糕的夜晚。就在Darrent Williams死在他懷中的那刻起,所有事情都不對了。這是個事實,他原先前程似錦的職業生涯分崩離析了。在槍擊案發生之前,他生涯接了30個傳球達陣,在案發後,他總共只接了一個。雖然他說這只是一個巧合,畢竟他的膝蓋在2007年的球季受到了重創,但就像其他膝蓋受傷的球員一樣,機會之門悄悄的闔上了。

Walker的母親說,在維加斯的那天晚上,他只想把自己灌醉忘掉悲傷。但Walker堅持他只是去找個樂子放鬆一下。他現在滿身鑽石的走在路上與平常時沒甚麼兩樣。你要說這件事證明了些甚麼,那也許是這個詛咒的根深蒂固。Walker似乎還付出的不夠,不足以讓他改變他這生活方式,因為這畢竟是他自己用血汗掙來的,他想怎麼幹,就怎麼幹。

Walker在即時康復後,在法庭上力抗另一個騙子。槍擊案的被告律師Betsy Allen在庭上做交叉質詢時,問了Walker:「在丹佛,案件發生的那天夜裡,你是否有在一間酒吧內噴灑香檳?」
Walker回答:「沒有,那完全不關我的事。」

檢察官立刻抗議,當庭的法官做出了干預,告訴Allen說:「喂,這跟丹佛發生的事是兩碼子事,你別扯在一起,請你繼續發問。」

從丹佛那間酒吧發生事情那晚起的三年多來,大眾對這件案情的發展是一無所知。直到2008年10月,大陪審團起訴了一個幫派份子,Little Willie Clark,他被控告謀殺Darrent Williams。在起訴書中明確的指出Clark所擊發的子彈殺死了Williams。但裡面並沒有記載任何的理由。而明確的理由直到2010的2、3月份,Little Willie的案子審判後的14天,才被公諸於世。

2006年的跨年夜,是很多人生命中的命運轉捩點。對大多數人而言,他們的生活變得更糟了。Nicole Reindl,那位因為接手機而救了她自己命的女士,至今那顆子彈的碎片仍卡在她的頭骨中。Brandon Flower,那位被射傷的Billion Dolla Scholar也是一樣的情形,當他在爬梯子時,他總是覺得子彈還卡在他的腿上。Rosalind Williams再也不過新年跟母親節了,因為Darrent是她唯一的孩子。當審判還在進行中的時候,身為田徑選手,Darrent八歲的女兒Jaelyn,才開始學著不害怕起跑時候的槍響。而她十歲的哥哥,更是不停著玩著美式足球的電動遊戲,操縱著遊戲中的,他的父親。

喔,還有Brandon Marshall,這位野馬隊的接球員,命運著實轉向了另外一個方向。身為一個在四輪被選中的球員,再經過了普普通通的新人球季後,在接下來的三個球季內,他完成了307次的接球。防守球員都說他是一頭野獸,因為他那6呎4吋230磅的身材很難被撂倒。現在,這位成為了NFL最佳球員人選之一的選手,站在關鍵證人席,舉起他的右手宣誓。

檢察官Timothy Twining問道:「2006年12月31日跨年那天晚上,和2007年元旦那天夜裡所發生的事你記得嗎?」

Marshall回答:「我每天晚上都想著那晚發生的事。」

Marshall提及,那間夜店在當晚舉辦了三周年的跨年派對,一般民眾只要付20美元,就能參加這個能夠見到職業球員的派對。當天他們邀請的球員有丹佛金塊隊的Kenyon Martin和J.R. Smith,當然還有野馬隊的Darrent Williams和Brandon Marshall。當天晚上的溫度大約只有華氏18度,一大堆人仍夜店的門口排隊等待著進場。Marshall和他的夥伴在11:30左右抵達酒吧。還記得Javon Walker這位闊氣的大爺在維加斯酒吧發生的故事嗎?保全人員安靜地護送他穿過排隊的隊伍,直接引導他至他的私人保鏢那,沒有任何人發現。但Brandon Marshall,這位第四輪被選進來的球員在丹佛就沒辦法接受到這樣的待遇了。Marshall向酒吧的保鏢揮揮手,一開始酒吧的保鏢還將他拒於門外。Marshall此刻失去耐性了。

「該死。」Marshall罵到:「我讓他們把我的名字印在傳單上,用我的名字賺錢,然後你竟然要把我留在外面?」此時保鏢才認出他來,把他和他的一夥人護送到門口。在排隊的人群中,有兩個人看見了,其中一位就是Little Willie。

關於Little Willie及他所屬幫派Tre Tre Crips的事,可能得用一整本書的篇幅才能說明得完。Tre Tre Crips是一個在東丹佛地區專門販賣古柯鹼的幫派。有關當局認為他們至少犯下11起的謀殺案。在2007年四月,警方發動了號稱丹佛有史以來最大的掃黑行動。在掃黑行動一個月前,他們還涉及殺害一名目擊證人,最後他們才在四月份的掃蕩行動中被逮捕。Little Willie從小被奶奶帶大,在他12歲那年,他被街頭混混用槍打他,並把他關在後車廂中。現在的他23歲,身高5呎7吋,他對自己的收藏引以為傲。在他的收藏品中包含一件價值1000元的牛仔褲,和25雙昂貴的球鞋。喔,還有,他把他自己叫做Boss Money。

根據審判書的記載,當Little Willie看到Brandon Marshall直接穿越排隊的人群,Little Willie忿忿說了:「我倆是純種的黑鬼,我們也有錢啊。」,此時Marshall為了緩和場面的氣氛,開玩笑的回到:「喔,看來我不是唯一一個有錢的人,那今晚所有的酒錢就由你們倆負責啦。」
Little Willie的伙伴笑了,但他可笑不出來。Marshall告訴他們進去之後可以去找他。然後告訴保鏢:「麻煩也讓這兩個小子進到店裡。」然後Marshall一夥人便進去了。

在樓上的貴賓區,他們看見了Darrent Williams戴著他那條鑽石項鍊,還有他那來5位來自德州的朋友,身上各都戴了一條尺寸較小的但外型一樣的鑽石項鍊。

你可以因此看不慣這位職業球員和他的隨從而大書特書一番。但,這些隨從事實上是有作用的。如果今天是Williams在維加斯大鬧一翻,這些人可以確保他不會被綁架或被打劫,因為他的朋友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在Carter Park,Williams從小到大,他的親戚和朋友們替他擋掉了不必要的危險,雖然他偶爾還是會捅出些讓人驚訝簍子。例如他曾經為了爭奪他一歲大的兒子而狠狠地摔了孩子他媽,但絕大多數人會更驚訝他朋友幫他擋掉麻煩的次數,是多麼地驚人。

根據他孩童時期的情況跟他的生意頭腦,Williams若是幹起販毒的勾當也許可以大撈一票。換言之,他也許會變成另外一個Little Willie Clark。但相反的,他去一間餐廳幹起洗炸雞排鐵盤的工作,為的是那每小時4.75美元。他知道他之後可以用正當的方法賺更多的錢。因為他那時可以在美足場上持棄踢球或攔截球回攻,就像是一顆被發射的子彈一樣快。當2005年野馬在第二輪選了來自奧克拉荷馬州州立大學的他後,他開著他那台Mutsubishi Montero,從頂窗探出頭來,就像國王巡視著領土一樣環繞著Carter Park。整個Carter Park都瘋了。他的媽媽把香檳淋在他的頭上。

那年夏天他簽了一份4年值2.2百萬美元的合約,其中的1.3百萬是簽約金。然後他開始盡情地花著他的錢。這是條在Carter Park不成文的法規-你永遠都得照顧你的朋友。就像有一次,有人偷走他朋友的車,Williams找到了兇手並且把他打了一頓。

相反地,他的朋友也會在他有難時幫忙他。就像在2006年2月的某一天,在他結束了他的新人年球季後,Fort Worth警察攔下了Williams所駕駛的Chevy Impala,並且在中間排檔處的置物箱中發現一罐大麻。當時前座還坐著另一位年輕人,警方叫他下車離開。這位年輕人問了其中一位警察,Williams是不是會被逮捕,警察回答是的。這位年輕人走離開沒幾步又回來坦承,大麻是他的。於是警方放了Williams。

在2006年的聖誕節,Williams高中時期的女友Tierra Leonard,帶著他們兩個所生的兩個小孩去丹佛探望他。雖然Darrent愛這些孩子,但是他與她之間近十年來的關係都是時好時壞。現在,在野馬的第二個球季裡,Williams逐漸展露頭角,成為聯盟中最好的年輕角衛之一。他與Tierra坐在他公寓的一張沙發上,此時窗外正下著白雪,而Darius橫跨在他們的大腿上假裝在睡覺。Williams拿了一對鑽石耳環,一個鑲有3克拉鑽石的手鐲,還有一個用碎鑽鑲著的弧形戒子塞給了Tierra。Williams說:「這是給你的訂婚戒指。」在Tierra與孩子們飛回德州的路上,她還得借一個提箱,才能裝得下Williams送給她的禮物。

12月29日,四個Billion Dolla Scholars的團員從Fort Worth飛抵了丹佛,身上戴著Williams做給他們的項鍊。身為他們唱片公司的執行長,他想要將他們的音樂介紹給丹佛市民。31號晚上,他們戴上了項鍊和印有圖案的T恤。並於10點左右,坐上了他們租來的白色加長型悍馬禮車,並往市中心開去。

在法庭上,Marshall所描述的故事中,他試著想要和平解決在貴賓區所發生的爭執。當這兩位跟他在門口照過面的仁兄,開始想找Williams和他的朋友們麻煩時,他正在忙自己的事。而當這兩位仁兄開始比一些幫派手勢,並開始要打起架來時。Marshall和另外一名隊友Dumervil跳出來解決爭端。

Marshall當時說:「大伙們,我們上面這有酒,有女人,今天是跨年夜,大夥冷靜點,不要那麼衝,跟我們一起開Pa不是很好嗎?」,然後這兩個人隨即靜了下來。
當Marshall在法庭陳述這個故事後。檢察官要Marshall回答下面這個問題以便釐清案情。他問了:「Marshall,是你在那個地方噴香檳的嗎?”」

Marshall回答:「不是。」

但是就在之前的一個錄影偵訊中,一位警探問了他相同的問題,Marshall卻有不同的答案:「一開始是Darrent Williams在灑香檳,然後我笑說:『加把勁好嗎,你得讓木塞砰一聲衝出來,讓我示範給你看。』,然後當他示範著怎麼噴香檳的時候,他說他們只在他們自己的貴賓席噴灑,四下都是他們自己的人,沒有別人。」

Marshall對噴香檳之故事情節說法不一的理由,可能就跟他對於回答,當晚誰載他到酒把的,這個問題時,回答地支支吾吾的理由一樣-他在保護某個人。當他在的一次偵訊中回答,他的座車裡只有三個人時,他刻意漏掉了兩個人。實際上總共有5個人在他的那台車上,其中他刻意漏掉不提的一個人,就是他的表弟Blair Clark。據信,他是引起整件槍擊事件的關鍵性人物。

在證人席上,Marshall承認他的表弟當晚的確在酒吧裡,但當爭執發生時,他的表弟人不在現場。這跟他表弟所告訴警方的說法不一致。當被問到12點鐘響的時候他人在哪裡,Clark回答,我人在樓上的貴賓區,但是當我在那上面的時候,沒有人在灑香檳。

當你細細檢查這整件事的經過時,你會發現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在Marshall親口所提的故事中,他承認有灑香檳這件事。就算灑香檳這件事有可能發生在當晚的任何時刻,但最有可能發生的時刻是在在午夜12點,就如同來自Fort Worth那些人所說的一致。在午夜時刻,香檳噴得到處都是,噴滿了整個地板。

來自德州的5個人宣稱Blair Clark才是噴香檳的始作用俑者。有一位野馬的球員說是這5個德州人當中的其中一個起的頭。而在Marshall的故事裡,他說Williams才是起始者,然後在錄影帶中他又提到他也有示範如何噴灑香檳。

有一件事可以確定,那就是Javon Walker跟這件事真的沒有關係。因為在午夜時分,他還坐在一輛載滿女人前往酒吧的轎車內。事實上,若是Walker在場,也許情況不會演變的那麼糟糕,因為他比在場的所有人都更有錢,也更有經驗,他知道灑香檳的正確方法,你得先通知店家,然後清出場地,然後讓所有的客人離開香檳噴灑的範圍,然後你才搖開香檳的瓶子。

到現在沒人搞得清楚當初這兩個丹佛的小混混是怎麼上到貴賓區的,也許Marshall在門口的那句話幫了Little Willie和他的朋友一把。在許多人對案情的陳述中,他們兩個當場被灑滿了一身的香檳,他們為此發火。至於他們為何發火的原因,從Willie自己在監獄裡所寫的歌詞中也許可以看出點端倪。我們衝開了瓶蓋在酒吧裡噴射,因為你知道我們是誰。他平時自栩為一個慷慨大方的饒舌歌手,而在當年最大的派對夜晚,這些陌生人搶了他的風采。美式足球員平常較少引人注目,因為大多時候他們出現在電視螢幕上時,總是戴著頭盔,所以Little Willie並沒有認出Darrent Williams來。他只知道Williams跟他的朋友不是來自丹佛-這個他所深愛的城市。他甚至將丹佛的郵遞區號303刺在他的胸膛。Willie當然也愛野馬,但當時Williams並沒有穿野馬的球衣。他那個晚上是代表德州,他戴著一頂德州遊騎兵隊的棒球帽,身上還有個刺青刺著Carter Park。

這也難怪這兩個混混急於表示他們的身分,Little Willie的同夥喊著:「丹佛市東區, Tre Tre」。放話他們的根據地就在33號大道。

在一位德州成員的故事版本中,Little Willie後來有靠近Darrent Williams問,那個灑香檳的是誰?當然,在這個版本中,灑香檳的是Marshall的表弟。Williams回答:「沒關係,他是跟我們一起的。」

Little Willie問:「那你又是誰?」

Williams回答:「Darrent Williams,丹佛野馬27號,角衛。」然後Willie跟他握了手。

但是這兩個傢伙不肯罷休,他們仍持續叫囂著。氣氛在僵持不下時,保鏢出現了,保鏢們竟然幫那些噴香檳的人,在這個跨年夜的夜晚,在他自己所屬的城市將,他們被兩個攆出了貴賓區,而那個德州遊騎兵小伙子仍在貴賓區跳著舞,身上掛著那條大鑽石項鍊。

一陣子後,在該間酒吧的某個角落,Little Willie打了某個女士的臉。因為他把她誤認是個男士。事情發生的原因是因為某個人把他的手機掉在地上,Willie試著在擁擠的人群中幫忙把手機撿起來,卻被某個女人遮住了動線,Willie咒罵了幾句,而這個女人的朋友擋在Willie的面前,Willie便一拳打了前面這個人的下巴。事後他回來並且道歉了,並且提到若他知道她是位女士,那他絕對不會出手。

天漸漸亮了,店也開始要結束營業。這兩個女生在走出店外時,有一個身穿百事可樂外套的高大男子在後面摸了其中一個女人的屁股。這個男子後來被指認就是Blair Clark,Brandon Marshall那個喝醉的表弟。這個發怒的女人在人行道上追上了Blair Clark。Clark大聲的要求她們為他提供私人的服務。此時一個最不可能的幫手出現了:Little Willie,他絕不容許任何一個醉漢對丹佛的女人說那樣的髒話。他把他的手伸進襯衫裡做勢拿著一把手槍,透過襯衫指著對方。

Willie告訴足足高他有9吋的Clark:「別太過分,你會後悔。」

這一整個晚上,所有人對Brandon Marshall跟Blair Clark的印象都被交雜在一起了,就像他們身上的巧克力膚色溶在一起一樣。他們同是6呎4吋高的非裔美國人,年齡差不到一歲。他們總是在相同的地方一起行動。其中一位在貴賓區的目擊者供稱是Brandon Marshall開始噴的香檳,後來又改口說是Blair Clark。其中一個女人一開始指認是Brandon Marshall摸了屁股,但後來Blair Clark卻承認是他做的。此時,Willie突然不知從何找到了他的騎士精神,跟這對表兄弟槓上了。雖然這位被騷擾女士證詞中提到,Willie這把槍指的對象是Blair Clark,她之所以記的清楚是因為Clark就是捏她朋友屁股的人。但這對表兄弟卻說這把槍指的人物是Marshall。這個歧異點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檢察官必須知道到底是誰說了最後一句話,讓Willie脆弱的自尊崩潰,導致最後這場悲劇。

在Marshall的證詞中提到,他最後提升了敵意,生氣的向Willie說:「喂,我可是在今晚請了你們兩次酒。」當Willie假裝在襯衫裡拿著槍時,Marshall說:「去你媽的,你手中根本沒槍。」於是他開始想爬過雪堤教訓Willie和他的伙伴,但他卻滑了一跤,反而被Willie的夥伴在臉上打了一拳。但是Marshall和Clark都沒有對Willie動手。

這裡還有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版本。來自於那個指認Clark是性騷擾的人的女人,她說:「那個男生摸了我女朋友的屁股,然後某個人衝向他,然後他回擊並把他擊倒在雪地上,然後他在雪地裡推他,然後把他架在地上。」這個回擊的人,必然是Clark。雖然證人沒有明說誰被打倒在地,但檢方猜想可能是Willie。

在監視錄影畫面上,時間印著2:10am,Willie把酒吧外面擋住他路的人群推開,匆匆忙忙的樣子。Marshall以前見過這種情況,當一個人在打架打到一半,時悻忡忡地跑離開,一定就像是黑話所說的:回去撂傢伙了。他很確定Willie要去拿槍,於是他跟他表弟急忙了上了他們的Town Car。

這下你知道事情的真相了,Darrent Williams其實是被誤殺的。證據顯示Willie其實是要對Marshall的座車開火,但他卻誤認那輛白色的禮車是Marshall的座車。審查的法官認為這是個很合理的解釋,正如同Marshall所說的一樣。所有人都在猜這件事會影響Marshall有多深(ESPN報導指出,在槍擊案發生後,Marshall在27個月內進出警局12次,多數是因為被控家庭暴力),但這並沒有阻礙他成為一個超級巨星。Darrent Williams的朋友原先認為他有一天一定會被選進明星賽。但是Marshall取代了Williams明星賽的位置,並且在去年與海豚隊簽下5年4千7百萬美金的天價合約。

在這齣戲中,Marshall跟Williams沒有互相交換所扮演角色的原因,皆因為那條Carter Park不成文的法規。就像Javon Walker所說的,突然間,你也被這你自己所愛的事情下了詛咒,他指的也許就是,Darrent他那對朋友的義氣,救了Brandon Marshall一命。

這是一連串事情發生的經過:

六位來自Fort Worth的朋友一同在1:56a.m.分離開了酒吧。監視攝影機錄下了他們走在人行道上,前往白色禮車的身影。中途Williams還停下身來簽名,然後他們跨過雪堤在禮車旁集合。
在2:07,這兩位丹佛的混混也跨過雪堤來到街道上,決定打這些來自Fort Worth的人一頓。他們開始辱罵,並且一直提到丹佛怎樣怎樣。這些來自Fort Worth的人馬回來。Williams搖了搖他脖子上的鑽石項鍊,並提到德州的事情。然後叫囂就結束了,沒有事情發生。

在2:08,Marshall出現在畫面中,沿著雪堤快速移動往Little Willie跟他表弟發生爭執的地方。
2:09分,另一個混混決定放棄Fort Worth這夥人,他推開人群朝Marshall這邊走過來。
2:10分,這些來自Fort Worth的人似乎都上了車。

在今天,你從丹佛的市中心往東北方向朝王冠大道上的青年男女俱樂部走去,你會發現一個8呎高的Darrent Williams銅像,面向洛磯山脈。上面的銘文當然沒有提到任何的詛咒。但是任何懷著跟Darrent Williams一樣賺大錢夢想的青少年,最終的結局有可能跟Little Willie一樣,需要在科羅拉多的矯正機構裡服上1152年的刑役。又或許有那麼一兩個人,能夠接到幾個達陣或著擁有幾個好運氣,但他也可能變成下一個Javon Walker,被人發現到倒在維加斯的柏油路上,雙耳上的鑽戒被人拔去。又或者像Brandon Marshall,永遠被那晚打錯方向的子彈困擾著。又或者像Darrent Williams,死於24歲。他是個凡人,不是英雄,但卻因為英年早逝及眾人對美式足球的狂熱,成為了一尊銅像,讓人感懷這個事件的發生。

但是就讓我們來說說這位Carter Park的國王吧。這些鑽石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他。他永遠是你最誠摯的朋友。也因為如此,他摘下了他的鑽石項鍊以及他的生命。

就在那2:10。當所有人都坐上了白色轎車準備離開時。Williams透過後車窗的玻璃看見了他的朋友,他的隊友Marshall,在雪堤上跟人打起架來。Little Willie人的身影也在與Marshall的衝突中,也就是說,現在沒有人找他們德州佬的麻煩了,沒有其他的障礙物擋住這輛白色轎車離開的路線。

但是Williams摘下了他的項鍊,準備支援他的隊友。

就在5分鐘後,Javon Walker會開始他對Williams的說教,跟他說一個富有的人如何保護他的財產。他會說,不要在任何買不起你項鍊的人面前掛它掛出來。他會指出他與同車德州佬的最大不同點-他是一個口袋深度足夠,可以信賴的人。

但是Williams要的從來不是一個能保護他項鍊的朋友。他要的是能保護他的朋友,就像他也保護他的朋友們一樣。所以他準備下車,去保護Marshall。

所以,他把他摘下來的鑽石項鍊交給他其中一位朋友John Shepperd保管,當Shepperd接過項鍊卻看見Williams下車往外走時,他把項鍊塞在座椅下,跟著下車走了出去。其他所有的朋友也都跟了出去。所有關於在雪堤上的證詞都說法不一,但有一件事情是確定的,Walker並不在雪堤上。當他告訴警方他遠離了這場紛爭,這絕對是實話。

Williams走過去跟這些在打架的人說要他們停下來回家去。他的朋友很清楚地聽到他拉高分貝跟Marshall說:「喂,回到車上。」就是因為這句話加深了Marshall與這輛白色禮車的連結。但是Marshall的表弟不領情,甩開Williams的手說:「沒有人可以碰我。」

最後,Williams放棄了。他告訴他的朋友們全部回到車上。他們便往回走了,此時Willie有很好的理由確信Marshall坐在那輛白色禮車裡。當Willie回去他的後車廂拿槍時,Marshall則坐上了他的Town車,逃離市中心。

2:13分,這輛白色的轎車開始駛離人行磚道。數秒後,車子停了下來。因為他們找不著鑽石項鍊。他們在找到項鍊前不能離開。就在他們找項鍊的這段時間,一個符合Little Willie特徵的人坐在一輛Chevy Tahoe上,引擎空轉著停在大馬路上。正準備跟著這輛白色轎車。最後,他們在椅子下找到了項鍊,Javon Walker把他收進口袋說交給他保管。然後在路上,一個女士聽到了一連串的鞭炮聲。

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Bootleg Play

Bootleg play是以前野馬在Shanahan時代下的招牌,
先來解釋一下甚麼叫做bootleg。

看圖一,
球在snap後,QB會用一個假的遞球(fake handoff),
假裝把球交給往某一側跑動的RB,
而自己卻向另一側的邊線移動。
防守方則會被一開始的假跑給騙了,
尤其是Safety若是沒有意識到要cover跑長傳路線的WR,
常常會露出在downfield WR和CB有一對一的機會。
此時QB若是看到WR在downfield有open,則長傳給WR,
或者可以自己選擇往邊線跑動推進短碼數。

圖一

Bootleg要成功,必須取決於高比例的跑陣進攻,
當防守方全神貫注的在防堵跑陣進攻時,
一發球,防守球員幾乎都會往RB跑動的方向填補gap,
而漏掉了真正持球往反方向移動的QB。
最能防守QB推進的就是backside DE,
在NFL中,DE的運動能力是很強的,
也因此DE一開始有可能被騙,
但是他若能及時的反應去追QB,
還是能夠破壞掉整個play,
這也是為什麼bootleg通常要有運動能力還不錯的QB來執行的緣故。

而之前Shanahan時代下的野馬,就是做bootleg做得很好的球隊。
原因如下:
1.野馬進攻重跑陣
2.跑陣強大有效率
3.run play跟bootleg陣形可以擺得一模一樣
4.往年的QB活動力都不錯(Elway、Plummer、Cutler)

前三點就是要讓防守方以為這個play會用跑陣進攻。
而第四點算是bonus。

熟悉野馬的朋友對於bootleg會很興奮,
因為長傳的成功機率很高,
因為防守陣容被一開始的假跑陣騙了,
露出deep field的空檔做長傳。

以下為幾個野馬經典的bootleg
video

video

video

下面這個連結也是(nfl官網)
http://www.nfl.com/videos/nfl-game-highlights/09000d5d8015c30a/12-10-J-Cutler-pass-deep-middle-to-J-Walker-for-54-yards-TOUCHDOWN-A-Wilson


雖然bootleg戰術一場比賽中可能只能出現個幾次當做奇襲,
但是只要使用的好是相當可怕的,
今年Shanahan跟移動能力頗佳的McNabb入主Redskins,
也許會常看到此戰術的使用。

2010年5月26日 星期三

西岸式進攻(West Coast Offense)

在了解西岸進攻(West Coast Offense,WCO)的由來之前,
必須先知道甚麼叫做Air Coryell。

首先,Air Coryell不是進攻的戰略系統,
它只是一種戰術命名、編號的系統罷了。
Oakland和San Diego兩支球隊都使用這種命名的系統來簡化他們的play calling。

是的,就像是你可以運用一組三位數字來簡稱傳球路線,
或著一些簡單的文字來稱呼跑陣的路線一樣。
此命名方法也被稱呼作West Coast Offense,所以時常有人產生混淆了。


至於我們常聽到的,我們所認知的WCO,
是在1960年代晚期,Bill Walsh還是Bengals的助理教練時,
發展出了的一套新的進攻戰略系統。

並且在他當了49ers的總教練後,
WCO這套系統大放異彩,在日後大大的改變了美式足球的進攻形態。


這套戰略系統之所以被稱呼作West coast offense(WCO)完全是一個錯誤,
WCO最先其實是Air Coryell的另一種稱呼(如前述)。

而Bill Walsh發明的這套進攻戰略系統,
當初被一些電視轉播球評錯誤的引用為West Coast Offense,
並且一直延用至今。
Bill Walsh到現在都還頗有微詞。

所以,WCO這個名字就僵在那了,
現今大部分指的是Walsh的那套系統。
但有時大家會聽到WCO又被稱做Air Coryell,
只要可以認清Air Coryell其實是一套命名的系統,
而非指進攻戰略系統,這樣就可以了。


現今的West Coast Offense

傳統(古早)的戰術思維都是以跑陣為主的(別忘了美足一開始算是rugby的旁支),
傳球通常都是長距離(vertical)的傳球,
只是為了將防守陣容拉長拉鬆散而偶一為之。
比賽的核心在於跑陣,傳球只是為了牽制防守。

但在WCO的系統中,
常常利用短距離但成功率高的傳球來迫使防守陣型必須拉寬(horizontal),
好方便跑陣路線的佈陣。

在此系統中,長傳較少出現,
但是只要傳球,球被接到的機率很高,
縱使它們不能直接拿下第一down。
利用高成功率的短傳配合跑陣碼數的推進來拿first down,
便是WCO的精髓。

另外,
很多人認為只要傳球的次數比跑陣高,
就是屬於WCO,但這是錯誤的觀念。

以Shanahan下的野馬為例,傳統上,野馬的跑陣次數就比傳球次數還多,這該如何解釋呢?

首先,丹佛的當時的跑陣進攻是取決於zone block和one cut run的。
請你先記得下面這句話:
zone block使得RB擁有自己決定要跑向哪個空檔(hole)的優勢,
而這個空檔在play執行前,並不是固定在哪個OL位置上的,
而是隨著play的進行而隨機產生的,而這one cut的方向,
總是會朝著球場中間的方向。

也因此,野馬的傳球最主要是要將防守陣容向球場兩側邊緣(horizontal)拉扯,
以方便one cut(向球場的中央)的進行。

雖然傳球對野馬而言是次要的,
但傳球的play通常對野馬是有利的,
因為大部分對方的防守部陣都會被野馬的高比率的跑陣給誤導,
也因此QB可以利用此優勢來提高傳球成功率。

在現在,有很多球隊的戰術是在WCO的戰略思維下做設計的,
延伸出了相當多種的變化,但仍不脫離其傳統精神
利用高成功率的短傳搭配跑陣來拿取第一down

2010年3月25日 星期四

丹佛野馬2009-2010季後總評

前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問我身為死忠的野馬迷,對於今年球季感到失望嗎?
失望,當然失望,但主要原因大部分來自季末兩場主場輸給了Raiders、Chiefs,
未能打進季後賽我倒是能坦然以對。

季前的分析我預測是6-10,最多8-8,沒想到開季六連勝,
我真的嚇了一大跳,想說慘了,這次大概給吃得滿嘴烏鴉。
還好季中開始,進攻、防守指數漸漸的回到了預先估計的水平。
當然有些內容跟預測的還是略有出入,就一一的看下來吧。


QB
------------------------------------
K.Orton
C.Simms
T.Brandstater

Orton今年算是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Pct Yards Avg TD Int Sack
62.1 3,802 7.0 21 12 29

也是他職業身涯首度單季傳球超過3000碼,
他的表現已經符合我對拿下SB QB的期待了,
雖然在做決定方面顯得相當的保守,
寧願被sack也不願冒被int的風險,
但是能夠帶領球隊贏球。
(雖然有球迷說他只是做到不輸球而已……)

在今年最後一場比賽對上Raiders非贏不可的情況下,
Orton終於展現了他長傳的功力,
但從比賽中可以很明顯的看到了他幾個固有的缺點。

1.在最後一場比賽中,雖然傳431碼,7球20碼+的傳球,但出現了三次int。
他在長傳的情況下,很容易忽視underneath的zone defender。
(於是McDaniels選擇不讓他長傳,造成今年的進攻能力比我想像的還差)

2.Check down primary receiver以外接球員的速度不夠快,
只能鎖定在一位接球員身上。
我想,無論是Marshall還是誰來當1st WR,
我想成績一定斐然(Gaffney在最後一場比賽14catches 213碼的表現,
一度我還以為他要打破Marshall前不久創下的當場21次接球的紀錄了)

3.毫無移動能力,且平衡感不足,只要風一吹,Orton大概就得倒在草地上了。

如果野馬的防守強度可以達到之前海盜、烏鴉、鋼人的程度,SB是有希望的。
但若防守不強,野馬可能還得再選一個QB,因為Orton沒辦法帶領野馬在絕處逢生。

至於Simms,Hmmm….,我想他明年應該沒頭路了吧。

Brandstater,我希望最少能把他養成有移動能力的Orton。


RB、FB
----------------------------------
K.Moreno
C.Buckhalter
L.Jordan
P.Hillis
S.Larsen

Moreno今年表現算差強人意,在相同的OL、Play calling下,YPC只有3.8,
遠輸給老將Buckhalter的5.4,可見他還有很多進步空間。
尤其在甚麼時候該等hole開啟,甚麼時候該衝,還有很大的學習空間。

他在in traffic跑動時無法維持在他的最快速度
(坦白講比我想像中的還慢),
唯一一次他的速度讓我驚艷的是在open field時的跑動,
但還是很多DB都追得上就是了,因此沒辦法期待他一次持球前進長碼數的達陣。

另外,他最大的缺點在於沒有break tackle的能力,
穿越hole時”必定”會被絆倒,像是有背後靈隨時隨地在抓他的腳一樣。
他不是頂尖RB的料,但在McDaniels的體系下應該夠用就是了。
他明明接球能力還算不錯,但今年McDaniels卻沒好好利用這項優點。

Buckhalter,超棒的老將,因為之前都不是擔任一號RB,因此雖然年過30了,
身體還很fresh,多跑幾年應該沒問題,但最大的問題是injury prone。


Jordan,身體根本不在狀況,很多野馬迷都氣McDaniels讓他排third string而死也不派
Hillis上場,看來McDaniels也是非常固執的人。


Hillis,可惜了,在不多的上場機會下,他表現的並不突出,還犯錯讓McDaniels冷凍他
。季末會被cut嗎?

我想這個季末應該還會再補強一個2、3號的back up。



WR
-------------------------------
B.Marshall
E.Royal
J.Gaffney
B.Stokley
K.Mckinley
B.Lloyd

我認為野馬擁有全聯盟最好的WR陣容,
可惜Orton只能鎖死在primary target,
導致其他人的表現好像不好。
再來,今年的playcalling超級保守,
也造就了萎靡的接球成績。

B.Marshall,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講他了。
今年最大進步的地方在於,他在球場外沒有鬧事的新聞發生,
但今年最讓人頭痛的地方是,他耍脾氣都是發生在比賽場上。

在去年季賽結束後,Marshall抱怨丹佛的醫療人員沒有幫他檢查出他髖關節有受傷,
經過開刀後,復健期間training camp幾乎沒有上場。

在training camp的尾聲練球時發脾氣,把傳給他的球故意拍掉,
把應該拿給球童的球踢得老遠。
使得McDaniels將他的熱身賽全部禁賽不得上場。

季賽時,第17周於訓練時將大腿內收肌群(hamstring)拉傷了,於是他不想出賽。
McDaniels認為這是小傷,在要求Marshall出賽未果後,
Marshall被inactivated。
這事件一發生,Marshall再留在野馬的機率就大幅降低了。

事情的箇中原因沒人知道,
有人猜他不願在合約年冒著再度受傷的風險,以免拿不到大約。
這我能理解拉,身為他那一梯次最好的接球員(第四輪),
在這風險那麼大的運動中努力了四年,
拿到的錢遠少於第一輪被選中的Santonio Holmes。

但據消息指出,
也有可能是有一些隊上的老將要求McDaniels治治Marshall,
才發生這次的事件。
整件事目前仍像羅生門,只能等到答案自行揭曉了。

他絕對是聯盟前五大WR之一,連續三年接球破百,碼數破千。
對小馬的比賽當場接球21次為聯盟最佳紀錄。這季比賽達陣10次。
別忘了,這還是他季前被禁賽無法學running route,
導致他開季前幾場不被重用下所得到的成績。

他並不是一個以速度見長的WR,比較算是屬於possession receiver。
若他的個人操守、個性沒問題的話,
我相信丹佛會比照R.White的合約內容給他大約5years,48 mil。

但下季他若不待在野馬,我希望野馬能用他換得最少1st and 3rd round的選秀權。
至於下一個野馬的1st WR,Dez Bryant嗎?
我不大確定在McDaniels的體系下是否真的有需要一隻dominant的WR。

E.Royal,明顯在McDaniels體系下適應不良的受害者,
最奇怪的是,大家都認為他是slot receiver的最好人選,
但McDaniels卻叫他列隊在2nd WR。
再來因為play都call short route,加上Orton的因素,
因此今年成績相當難看。
球季結束後竟也傳出想出走的傳聞,
如果明年離開野馬也不要太感意外。
如果要交易,希望能換回一枚2nd round 選秀權。

Gaffney,今年球季最後一場比賽代替inactive的Marshall,
表現有目共睹,絕對有其他隊2 string的實力。

Stokley,照樣還是那麼的clutch。

Mckinley,今年新人,季賽中沒上場接球,熱身賽表現還ok。

Lloyd,根本就是特技表演員吧,
常用奇怪的姿勢接超高難度的球,
在最後一場比賽中接了兩球30+的傳球。
在其他隊伍也許可以排到3 string的他,
在野馬是第六號接球員。



OL
--------------------------------------
LT R.Clady
LG B.Hamilton
C C.Weiggman
RG K.Kuper
RT R.Harris
G Hochstein
G Olsen
G/T Gorin
T Polumbus

去年才被我評為超強的OL,今年還蠻慘的。

首先講pass protection方面,LG、C是大漏洞,先發兩人都該退休了。

Clady今年雖入選了pro bowl,但是還是有弱點(外側speed rush),
今年的表現不該進pro bowl的說。

Kuper,以一個只有305lbs左右的的G來說,表現還算稱職,
但我希望為這點能夠再升級(補個新人吧)。

加上Orton是稍微碰到就會跌倒的人(有時為了避免fumble,他會自行坐地),
於是乎今年的sack allow數目是有點糟糕(34)。


Run block方面,很明顯的不適應power & trap scheme,
雖然比賽中穿插一些zone blocking偶有佳作。
既然zone blocking這麼少用,中間的LG、C、RG還是找些強壯有力的人選來擔任吧。
而且McDaniels目前也確定下季不用zone blocking了,
連offesive coach crew都一一的撤換,因此,
希望今年選秀能著重一下OL(trade down 選Iupati?第二輪選Pouncey?),
讓Orton能好好傳球一下,讓得分多一點,比賽比較不會那麼乏味
(很多球迷大概會覺得看Cutler丟int很刺激)。



TE
-------------------------------------
D.Graham
T.Scheffler
R.Quinn


以Graham今年的表現來看,一年5 mil實在太貴了,
希望季後他能夠reconstruct他的合約。
他最被看重的blocking能力也有衰退的跡象。

Scheffler季後跟教練鬧翻了,明年應該不會在野馬了。
Marshall、Scheffler、Royal可能都會離開(Shanahan跟McDaniels派系的內鬥??)

至於Quinn今年很少上場,希望明年他能有更多的貢獻
(拜託,好歹是第64順位選進來的耶,
是block高手的話就應該讓對方的LB跌個狗吃屎才夠看啊)。


Offense
----------------------------------------
今年的進攻一定讓許多球迷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跑陣功能不健全,傳球無威脅性,
這真的是號稱offensive guru當總教練所帶領的球隊嗎?

今年McDaniels的play calling絕對有相當大的問題,
總言一句就是太保守了,雖然他知道Orton長傳會增加int機率,
但是偶爾的長傳是拉開防守陣線的不二法門。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呢?
首先,一場比賽call沒幾次長傳,
造成擠在box的8名防守球員很容易抓到從中路突破的RB,
中間OL太弱小無法開路,又沒有強力的RB來突破(別忘了Moreno是一碰就倒),
跑陣只剩往兩邊邊線跑的route比較順暢。

第二,因為沒有長傳威脅,所以CB都守的很緊,
原本在愛國者發揮非常良好的flat route
(Welker 的YAC是所有球員最多的),
在野馬,只要接球員一接到球,就立刻被擒抱。

第三,route太短,screen play太多。
天啊,所有防守球員都守沒超過LoS 5碼,call這些戰術根本是找死。
就算三次傳球成功各拿到3碼,還是差first down一碼呀。

第四,screen全丟給WR。
怪了,在愛國者RB跑出來接球威脅性超大的,
明明Moreno接球能力不差,但是很少看到Orton把球丟給RB的。

看今年野馬的進攻真的是興味索然啊,
尤其是不曉得為什麼進red zone的達陣率奇差無比,
一場比賽要看見30分都是妄想了。

進攻最需補強的部分為OC、OG



DL
---------------------------------
DE K.Peterson
V.Holliday
M.Thomas
L.K.Smith
R.McBean
NT R.Fields
C.Baker

今年的DL一開季有讓人驚艷的感覺,季中之後卻開始逐漸崩盤了,
不過較之去年是進步了不少。
尤其今年改打3-4,全員不是第一次為野馬效力,
就是第一次打新位置,成績是比預期的好多了。

首先,先發的NT Fields、LE McBean,
都能夠完成他們的職責,
雖然他們完全沒有突破OL攻擊QB的破壞力(都是0 sack),
不過至少能頂得住防線,不被往後推,是不錯的Run Stuffer。
不過我更希望這兩個位置每年能各提供3個Sacks,才算DL真正的升級完成。
因此今年的選秀若是補強DL,也是相當合理的選擇。

從海豚簽來的Holliday充分展現了他沙場老將的實力,
今年33 Tckl 5 Sack 2FF,超嗆的,可惜已經34、5歲了。

K.Peterson很明顯不適應3-4的DE位置,他變得可有可無。

M.Thomas也不大能打3-4,頂多是填補Roster的料。

C.Baker還是新生,有待發展。

我是希望DL能繼續補強,我夢寐以求的強度就像Seymour、Wilfork、Warren那般強度。



LB
-----------------------------------
ROLB E.Dumervil
R.Ayers
J.Moss
IOLB D.J. Williams
A.Davis
W.Woodyard
LOLB M.Haggen
D. Reid

The Doom~~~~~~~~~~,
我必須為之前看輕他轉打OLB的實力道歉,
真的沒想到這第四輪選進來的5’11’小矮個會是今年的Sacks Leader(17)。
希望野馬能給他長約,要不然至少今年季後一定要franchise tag他。
在Run defense還有待加強就是了,contain RB的outside route不是很成功。

DJ沒甚麼好講了,不管打哪個位置表現同樣穩定,
要不是因為名聲不響亮和沒有甚麼爆炸性成績,早該進pro bowl玩玩了。
雖然不是R.Lewis那種明星級的身手,但一定是聯盟前十的MLB。

今年從Browns簽過來的A.Davis則是相當可惜,
前半季表現相當精采,我還以為是另外一個DJ,可是後半季疲軟了。
這位置不急著補強,雖然部分選秀網站認為野馬有可能在的一輪選進McClain。

LOLB的位置由Haggen、Reid輪流分擔,
兩人今年合計貢獻了5 Sacks、5 FF,
不過兩人miss tackle的問題都相當嚴重。
這個位置補強的急切性也還ok。
我是希望這個位置能提供8Sacks 4FF 不要miss tackle,就足夠強了。

R.Ayers…哀,野馬迷心裡真的是七上八下,
一個第18順位選進來的球員,該不會變成下一個J.Moss。
我只能叫他差一點先生,無論是差一點tackle,差一點sack,
甚至速度、力量也是差別人一點。
當初如果12順位選Orakpo,Orakpo、Doom兩位門神真的是可以嚇死人吧……

J.Moss……還好啦,去年Jets第6順位選進來的V.Gholston也是沒甚麼長進,
就當17順位被Shanahan白白丟到水裡好了。

兩側LOLB守contain的能力要加強,明明3-4的弱點應該在中線,但邊線都被RB跑假的。



CB
------------------------------------
C.Bailey
A.Goodman
T.Law
A.Smith
T.Carter

Bailey老了,真的。
當先發CB還可以,
但已經沒有4年前那種宰制的能力了,
速度明顯慢了。
想當初野馬迷戲稱
"3/4 of Earth is covered by water, the other 1/4 is covered by Champ Bailey"
,現在呢,cover整個gridiron,還是ok啦(幻想中)

A.Goodman、T.Law。真的是good pick up,
雖然都有一定年紀了,但是經驗一把罩,
連同Bailey讓今年野馬的傳球防守加強不少,
敵隊合起來傳球碼數沒有過3000。

A.Smith……你最好是給我變成下一個A.Samuel!
你可是花了今年野馬第14順位的選秀權換去年第二輪順位選進來的,
今年表現一蹋糊塗。




S
-------------------------------
B.Dawkins
R.Hill
D.McBath
D.Bruton
J.Barrett

實力跟深度都很讓人滿意,可惜Dawkins大概是他生涯最後幾年了。
Hill今年固守後場守得很好,沒讓對手發生太多的big play。
McBath、Bruton都看得出是來很有潛力的新秀,
有身材又有速度,希望之後能頂上先發。
Barrett是不錯的ST 球員,
4.36的速度讓他在踢球時總可以衝第一個來驅趕returner,
再磨個兩年看看有沒有上先發的實力。



Defense
------------------------------------
今年轉打3-4的第一年,成績好得讓人意外。
雖然說各方面都還有進步的空間,但是今年Sack 39次(2003年來最佳),
已經改善了往年pass rush積弱不振的問題,防守教練Mike Nolan功不可沒。

在製造對方失誤方面,
也比去年好了將近一倍。

可惜Mike Nolan跟野馬分道揚鑣了。
現在的補強重點在於DL,雖然DL還算稱職,
但總是少了一個play maker。不曉得Bowlen是否有錢可以簽的下Seymour


ST
----------------------------------
K M.Prater
今年30/35 85.7%的命中率表現算是不錯,今年腿力也能一直維持到季後,
可是穩定性還要再加強,miss 了兩球30-39 yard range 的FG。

P B.Kern => M.Berger

今年McDaniels做的最愚蠢的選擇就是waive掉Kern,簽了Berger。
在waive掉Kern之前,野馬6勝0敗,Kern到了Titans後,
Titans從連敗轉連勝,野馬戰績直直往下掉。

來比較一下雙方成績
ATT AVG Net Touchbacks In 20 Ret.Avg
Kern 64 45.5 38.5 10 27 9.2
Berger 51 42.0 37.9 2 13 7.3

Kern In 20的比率 27/64 比一般Punter的標準1/3好太多了,
而Kern被McDaniels waived的原因,
竟是McDaniels認為他踢的球容易讓returner回攻長碼數,
真是笑話。

我今年在看某場比賽時聽到評論員講到一件事,可惜我人事記不大清楚了,
大意是之前某隊總教練告訴他的punter能踢多遠就踢多遠,
我會準備最快的ST球員上場cover。我覺得Kern到了Titans也有這種如魚得水的感覺。

KR E.Royal

Royal雖然偶有佳作,但他畢竟不是D.Hall、D.Hester、J.Cribbs。
能再加強一點就好了。




Overall
----------------------------
算是出乎意料的好,
但整體的陣容還在變動之中,
大膽的預設,下個球季不會比這球季更好,
至少要到2011年,才有在季後賽競爭的實力。


不過有謠言指出老闆的財力狀況有問題,
實力能否持續向上還有待觀察。
如果salary cap 真的取消,
野馬應該沒有太雄厚的資本留住明星球員。

2009年9月7日 星期一

consistent snapper + quick holder + good kicker = perfect kick

這篇文章是2007年po在PTT上的文章,
重新把它轉仔於此。

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今年preseason有兩名punter,Kern & Colquitt,
兩位都表現不錯,
但為何是Kern被留下來呢?

因為他是field goal kicking時的ball holder。

--
首先說聲抱歉,因為只對野馬比較熟,
所以總是拿野馬的球員當例子。

大概在熱身賽開始前後之際,
野馬的官網出現了一篇很奇妙的文章。

內容大意是 Jason Elam很想念Jake Plummer。

當然不是因為他們倆有什麼特殊的關係,
也不是懷念Plummer那有如snake的般靈動,
而是因為Plummer讓Elam感覺很舒服........指當他的holder而言。

仔細看看 你會發現去年Elam 27-29 93%的表現為生涯新高,
而holder就是Plummer。

什麼 哪一個球隊會拿先發四分衛當holder啊??
萬一受傷怎麼辦???

再仔細看前年Elam只有 24/32 75% holder就是現在用的Saurbrun,
以致於Elam間接的表示他對Saurbrun不適應。

holder的重要性在哪,
當holder一打手勢、接到球、轉球、擺球能夠一氣呵成,
重要的是能跟kicker的節奏搭配,
讓kicker放心,不去顧慮到球擺的好不好,
這就是一個好的holder。

有一次踢球時,球在Plummer的手打滾了一下,
但是Plummer以驚人的速度撿球、重新擺好。
Elam先是被Plummer的速度嚇到,腳依舊踢出去,得到三分。
這就是為什麼Elam 要喊I miss you的原因了。


再來談談kick/punt時的long snapper,
在野馬正式的53人名單中,
當中有一個人若只看數據你會根本忘了他的存在。
一個被登記為TE的人,
職業生涯七年來無接球紀錄。
這樣的人不但沒有被剔除,到丹佛的四年半時間裡,
每一場比賽都出賽,
唯有在special team才找的到他的身影-那就是Mike Leach。


什麼???丹佛在對突擊者出賽前,
Leach還是隊上的第五號TE。
又是哪一支球隊會用五個TE來站Roster人數??

如果你了解到long snap對一隻球隊而言有多重要,
要把它當一門藝術看待時,
你就不會這麼想了。

Leach 在丹佛snap了400多球唯有一次失誤的紀錄,
而那次還是因為holder轉頭去看教練的暗號才造成的。

一個好的snapper把球順順的丟到適當的高度,進入holder手中,
holder順順的擺好球,kicker順順地把球踢進,
一切看似簡單,但其實是環環相扣,
其中不容有任何差錯。

最後就是kicker本身啦,
Elam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踢球員,
我只能說clutch,decent but not great,
時勢造英雄。
Elam之所以名聲響亮,
還是靠重要的比賽建立起來的。

但他真的有其他踢球員來得準嗎?我想不然。
他的63碼field goal若不是在丹佛能踢的進去嗎?真的很拼。

但這兩場比賽miss了三球(41~50碼)是因為他老了 退化了??
真的很難判斷。畢竟41~50碼是真的有些難度,
而且Anderson到了46、7歲還在踢球。

最後只能祈禱野馬Redzone達陣率高一些,
要不然造現在這個狀況,可能會因為Elam而多輸幾場球。

2009 NFL Preview: Denver Broncos Part2

preseason結束了
今天是各隊53人roster的死線

來看一下野馬53人名單
並且從熱身賽來評估一下今年球季的表現吧


Offense(25)

Offense(25)


WR B.Marshall, J.Gaffney, B.Lloyd


TE D.Graham, T.Scheffler, R.Quinn

RT R.Harris, T.Polumbus

RG C.Kuper, R.Hochstein

C C.Wiegmann QB K.Orton, C.Simms, T.Brandstater

LG B.Hamilton, S.Olsen RB K.Moreno, C.Buckhalter, L.Jordan, P.Hillis

LT R.Clady


WR E.Royal, B.Stokley, C.Jackson, K.McKinley


OL

野馬進攻上最強的資產仍然是他們的先發進攻線,
尤其兩側絆鋒Clady, Harris超強的pass protection(去年0.5, 2.5 sack allow),
幾乎中和掉了敵隊所有的pass rusher,
更不用說外面還有根本是另外一個絆鋒的TE D.Graham幫忙擋人。
不過在今年頭兩個QB活動力較差的原因下,
預測今年Sack allow會落在16~20左右(去年12)。

在跑陣方面,
在preseason很少使用zone block,
多半是練習從愛國者帶過來的pull and trap scheme,
效果方面並非相當理想,
畢竟野馬的OL是根據zone block所篩選訓練的。
今年的跑陣上應該會兩種scheme混合運用。

板凳深度方面,跟先發球員有一段落差(但哪一隊不是這樣?),
希望OL不要多人因傷無法上場,
因為板凳充其量只能解燃眉之急。

先發RG C.Kuper在第三場熱身賽已經受了傷,
(原先看到他腳踝折到的程度還以為會進IR)
還好不是很嚴重,不過甚麼時候能上場還是未定之數。



WR

野馬的WR不論深度、強度在聯盟當中絕對有前五的水準。
(在Marshall能好好表現的前提下)

令人頭痛的B.Marshall目前被野馬suspend,
原因是在training camp鬧脾氣,
隊友在跑步他在走路,故意把QB傳給他的球拍掉等等......

依他前兩年球場上的表現,
他確實有資格要求像Roddy White 6年48 million的大約,
但是他球場外的表現使得教練跟老闆卻步了。

他在offseason兩度要求被交易。
但對管理階層而言,他現在的交易價值在正低的時候。

再僵持下去,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球迷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今年他持續有好表現,
季末球團給他大約,持續留在野馬到退休。

第二選擇就是他今年有好表現,季末野馬franshise tag,
至少拿個1& 3(or4)的選秀權回來。

不過今年季中被交易,我也不太覺得意外就是了。


再來講Royal,他是1st WR的料子,但並不太算deep threat。
從數據上來分析,他在短碼數的接球上表現相當突出(甚至太短了點),
去年接91球平均10.8碼,
由此可見他完全適任spread offense中slot的角色,
他真的非常需要Marshall在他的另一側吸引防守球員,
以便他接完球有更多的空間爭取額外的碼數。


另外有趣的一點是,
野馬留了七名接球員在名單上,
因為剩下的球員不管release掉哪一個都很可惜。
Stokley (clutch player)
Gaffney (solid, 熟悉McDaniels的進攻)
Lloyd (acrobatic hand, 跟Orton有合作過)
Jackson (第一輪的潛力, good blocking, 熟悉McDaniels的進攻)
McKinley (always get open)



QB

Zzzzzzzzzzzzzzzzzz~~~~~~~~~~

Orton在preseason的狀況只能說糟的一蹋糊塗。
首先,他傳球的手release一定有問題,很多時候球的旋轉很差,
造成他球飛的速度很慢,多給了防守球員0.5秒的反應時間。

他竟然也習慣在後退步當中傳球,我還以為這是Cutler才有的壞習慣,
腳步沒set up好,傳球怎麼可能傳的遠呢?

另外不曉得是不是故意的,
在preseason中3/4的球都是傳screen pass,
完全沒有中長距離傳球的能力。
希望在球季中他能證明McDaniels沒有看錯他才是。


Simms傳球就比Orton快又準多了,
不過他因為high ankle sprained休息了,
他是很好的back up,
或許這季有機會跟Orton爭先發。

Tom Brandstater這位第六輪選進來的新秀真是讓人驚艷,
很多球迷已經視他為救世主了。
希望練個兩年後,他能成為下一個Tom Bra....dy。

另外在preseason中看到一個重要的缺點,
在red zone的傳球無法傳進達陣區,這點是野馬進攻的致命傷。



RB

Moreno & Hillis是野馬隊的lightning & thunder,
一個速度快負責衝刺,另一個負責輾過防守球員。
兩人都是能跑擅接,看了我都流口水了。

雖然季前賽Moreno帶球三次就傷了膝蓋,
(還好只是torn MCL,要是是ACL那野馬就該跟這個第一輪12順位說掰掰了)
但他已展現了驚人的速度。

Buckhalter雖老,但還堪用。

不解的是,野馬將L.Jordan給留了下來。
Jordan目前的狀況有點像Jerome Bettis最後一年在鋼人的狀況。
拖著巨大的身形移動緩慢,
除了Goal line situation, receiving外,找不出McDaniels留他下來的理由。

反倒是在preseason表現傑出的年輕球員D.Walker被刷掉了。真是可惜。

野馬在這季RB應該會輪流上陣,
應該不太有機會看到有人一場比賽平均會持球15次以上。


TE

用第二輪選Quinn是不明智的決定,
跟Graham的重複性太高了,
打spread offense又很少用到 2TE set。

Scheffler在preseason表現很不好,
雖說receiving TE本來在愛國者的spread offense中就不受重用,
但McDaniels說會多利用Scheffler的skill的。
希望今年他會有正常表現,至少要有400碼 4TD 才能算合格。


Overall

雖然Supporting cast很強,
但主角還是QB,今年進攻是超強還是so so,
就看Orton有多少料子可以拿出來了。



Defense(25)

CB C.Bailey, A.Smith
FS R.Hill, D.McBath


ROLB E.Dumervil, R.Ayers, J.Moss

RE K.Peterson,L.K.Smith, M.Thomas

RILB D.J.Wialliams, W.Woodyard
NT R.Fields, C.Baker

LILB A.Davis, S.Larsen
LE R.McBean, V.Holliday

LOLB M.Haggan, D.Reid


SS B.Dawkins, D.Bruton, J.Barrett
CB A.Goodman, J.Williams




DL

挖嗚,出乎意料的好。
雖然不是甚麼明星等級的球員,
甚至名單中有兩位是今年undrafted FA,
但是至少有把Run Stop的工作完成。
現在要加強的就是往後場推擠的滲透力。

DL上有pass rush能力的只有Peterson,
不過在3-4中,有pass rush算是bonus了。


LB

Run Stop方面算是有把工作做到,
但是無一人有pass coverage的能力,相當傷腦筋呀。

E.Dumervil從 4-3 RE 轉打 3-4 ROLB非常適合他,
剛開賽的pass rush會給對方LT帶來很大問題。
但體力的維持是問題。

R.Ayers今年第一輪18順位選進來的球員完全沒有建樹。
draft前就知道他運動能力不突出,但想說至少應該會是tackle machine吧。
不過preseason當中他對球的流動解讀能力也不好,很令人擔心。

J.Moss(前年第一輪17順位),
今年是他的第三年了,運動能力很強,這大家都看得到,
問題是否能換成球場上實際的數據呢?
如果今年再沒表現,他大概就要跟NFL說再見了。

兩名ILB表現穩定,兩名ILB替補表現也穩定,沒甚麼值得說的。
(當中S.Larsen也可以打FB)

LB最弱的一環就落在LOLB了,不會tackle也不會pass rush也不會coverage,
原先是期待Ayers或Moss能頂上這個先發位置的。
現在看來前途多舛。




CB

Bailey真的有老了,
這兩年看到很多球他的第一步追不上WR,
希望他能像Ty Law一樣再打久一點,
看能不能撈個戒指回家。

Goodman就是一般的先發,無特別值得一題的。

A.Smith......犧牲了明年野馬第一順位在今年第二順位選進來的球員。
只能說還非常欠磨練,速度也稱不上是superd等級,
(對Bears的熱身賽被burn了一球deep pass
,一開始沒press到WR,之後就追不上了)
要是他連同Ayers都bust,那Cutler的交易就完全沒有價值了。



S

希望Dawkins, Hill的加入能讓Bailey有信心能做賭注性的防守,
縱使Bailey沒抄到球,他們也能在後面做協防。

兩名新秀Bruton跟McBath磨個一兩年看看是否能頂上先發。

Barrett的留用,就是要拿他的身材跟速度來盯TE的。

Preseason野馬被對方的TE打點打超痛的,
LB在middle field的coverage又做不好,超傷。



Overall

很高興看到Run stop做得比去年進步。

Pass Rushing也變得更積極,隱蔽性更好。

尤其是純粹DL的three man rush, four man rush
都比以前來得有長足的進步。

預計今年防守應該可進步到聯盟前20名,
要加強的就是force fumble的能力了,
這幾年真的非常貧弱。



ST(3)
K M.Prater
P B.Kern
LS L.Paxton

穩穩穩...Punter是野馬這十年來最好的了(沒錯,勝過回鍋的Sauerbrun)
至於Prater我有信心他會是下一個J.Elam



整體

我還是維持原先的預估5-6勝,好一點到8勝吧。
不過,這種事真的很難說,
就像去年沒人能料到Dolphins能進季後賽一樣。

如果Marshall能好好打球,Orton放聰明點,野馬的進攻是很恐怖的。
至於防守,比去年進步就好。

2009年7月26日 星期日

2009 Preview: Denver Broncos

Offseason

野馬去年繳出八勝八敗的成績,
對野馬的球迷來說,真是難以接受-沒錯,野馬的球迷是被寵壞了。

Elway退休已經十年了,在這十年中,
野馬只有兩季(1999,2007)的勝率沒有達到五成,
所以勝率達五成根本不符合球迷的期待。

球迷要的是進季後賽,並且進超級盃,贏得冠軍。

於是老闆Pat Bowlen做了一個痛苦的決定,
他把還有兩年合約的Shanahan炒魷魚了,
來自愛國者體系的Josh McDaniels走馬上任。
(純八卦:謠言指出Shanahan真正被吵的原因,
是因為他不贊成老闆把防守教練Bob Slowik換掉)

Mike Shanahan執掌兵符的期間,野馬勝多敗少,
並且在Elway、Davis的帶領下,野馬拿了兩次冠軍,
但是在Elway退休跟Davis傷後呢?

這十年間只有四次進了季後賽,除了2005-2006的季後賽贏了愛國者,
進到AFC冠軍賽敗在鋼人手下外,其餘三次皆是在外卡戰就輸了比賽。

在這十年間,外人所看到的是野馬一次又一次的利用神話般的zone blocking,
用低位選秀進來的OL、RB創造出一個又一個單季1000碼的跑鋒,贏得大多數的比賽。

但是被慣壞的球迷看到的卻是一季又一季的開高走低,
在球季的尾端維持不了球隊的競爭力。

我來列出最近幾年讓球迷看不下去的勝負演變。
(2003:5-1 => 10-6, 2004:5-1 =>10-6, 2006:7-2 => 9-7, 2008: 3-0=>8-5=>8-8)


2003、2004年開季的五勝一敗並非喜訊,這兩年都是在外卡就輸掉比賽。


2006年在Jake Plummer帶領野馬取得7-2後,
接著的二連敗讓Cutler上位,最終9勝7敗無緣進季後賽。


去年2008年在8-5時,只要再一勝就進季後賽,
卻連輸了三場比賽,眼睜睜的看著近年的世仇電光人從5-8翻進季後賽。


這一切的一切,看起來就像是歷史一再重演,
縱使場上的角色換了又換,但是否導演Shanahan出了問題?

其他隊的球迷也許會認為,野馬把Shanahan換掉真是愚蠢的做法,
有多少教練可以把球隊帶到幾乎年年勝率超過五成呢?
這樣還不滿足?


是的,我們不滿足。


每一年,每一年,球隊上下一致的目標只有-超級盃冠軍。
沒有冠軍戒指,再好的球隊、個人成績都會褪色。

就像新的球迷提到Marino,就只知道他很偉大,但他沒有超級杯戒指
=>他真的很偉大?還是只是數據機器?

就像2001年NBA的沙加緬度國王隊,老球迷知道他們很強,
但是新的球迷只知道那一年的冠冕是屬於洛杉磯湖人的。


Shanahan做錯了甚麼?錯在他無法將野馬帶往下一個超級盃。
有人一直在爭論Elway的戒指是Davis幫他掙來的,
在我看來,這是一個魚幫水,水幫魚的問題。

Shanahan的情況又何嘗不是如此,
在沒了Elway、Davis之後,
球迷看到的是old-school and stubborn的Shanahan一次又一次的黔驢技窮。
而可惜的是Cutler並不是Elway,他也沒有再多的時間證明他可以是Elway了。

而我自己對Shanahan最不可接受的地方是,他對DL重要性的忽略以及他選DL的眼光。

野馬上一個自己選進來有pro-bowl等級的DL球員是1997年選進來的Trevor Pryce,
在這12年來的選秀,其他只有Reggie Heyward和Elvis Dumerveil勉強稱得上檯面。

而Shanahan永遠不會留下DL中的好球員,
像是Trevor Pryce、Betrand Berry、Reggie Heyward、Gerrard Warren。
野馬每隔兩三年,整個DL面貌就幾乎全部更換一次,這樣是要怎麼樣維持競爭力?

我個人認為換掉Shanahan是可以接受的,
雖然我私心預測若他繼續在野馬待上十年搭上Cutler,
必定能再拿一次超級盃冠軍。

但我也能體諒老闆想看到的是愛國者、鋼人那種模式的成功。



但是換走Cutler????????

挖嗚,我真的沒想到。
真希望McDaniels換走Cutler真的是因為他覺得Cutler不適合打他的系統,
而不是因為他們兩個間的嫌隙。

Draft

1st round 12pick Knowshon Moreno RB 5'11 217lbs

1st round 18pick Robert Ayers OLB/DE 6'3'' 272lbs

2nd round 5pick Alphonso Smith CB 5'9'' 190lbs

2nd round 16pick Darcel McBath S 6'0'' 198lbs

2nd round 32pick Richard Quinn TE 6'4'' 264lbs

4th round 14pick David Bruton S 6'2'' 219lbs

4th round 32pick Seth Olsen OG 6'5'' 306lbs

5th round 5pick Kenny McKinley WR 6'0" 189lbs

6th round 1pick Tom Brandstater QB 6'5" 220lbs

7th round 16pick Blake Schlueter C 6'2" 290lbs

總體而言,我只能說我滿意卻又不滿意。
滿意的是,選進來的球員看來都還不錯,並沒有風險太大的賭注。
不滿意的是,過去幾年最孱弱的DL,並沒有獲得補強。

整體的選秀較有爭議的地方在於
1.12順位跳過Orakpo選了Moreno

2.18順位的Robert Ayers的運動能力(Athleticism)相當差

3.用明年的第一順位(Broncos')換了今年的第二順位(5th pick)
選了身高被詬病的CB Alphonso Smith

4.用今年的兩個第三順位換了2nd round 32th pick選了純blocking的TE



各球員容後面介紹。

Free Agent
簽了幾個進來要當先發的球員,但除了Brian Dawkins外,其餘球員只能算是中規中矩,
並無特別突出。一樣後面介紹。


QB
在送走了Cutler之後,野馬從Bears那邊獲得了Kyle Orton,
在自由市場簽下了Chris Simms,在選秀中選進了Brandstater。

在換了總教練之後,我認為交易走Cutler無可厚非,
畢竟整體的進攻要換成Spread offense了,
交易來的Orton在大學時期打的就是spread offense,
會較快融入新的進攻陣式中。

現在的問題在於,Orton能扛下先發QB的重任,
並帶領野馬在未來打進季後賽嗎?

我認為是絕對可以的,去年Orton在熊隊的OL後面並且帶著腳傷的情況下,
仍然繳出近3000碼,18TD,12Int的成績。
雖然Orton大概沒法像Cutler那樣傳個4000碼,30TD,
但我認為這樣的成績夠了。

以近十年來的超級盃冠軍比較,
我認為複製Steelers的模式對野馬是最適合的,
Big Ben每年的成績並不特別突出,但有強勢的防守做後盾,
只要能夠穩定的發揮,管理整場比賽,還是可以拿下超級盃的。

所以重點在於,利用交易Cutler獲得的三個draft picks
(兩個第一輪、一個第三輪),可不可以實質地提升整個防守隊伍的強度。

Orton最被人家挑剔的地方是他的臂力似乎不夠強,
但我的看法卻不是這樣,
我是認為他遠傳時,球的旋轉不夠漂亮,
以至於球在飛行過程中,力量散失。
而這個缺點是可以改進的。

第六輪選進來的QB Brandstater有6'5'' 220lbs,
看來是McDaniels體系下的絕佳人選,
而且還擁有Brady、Cassel沒有的移動能力,
現在就看McDaniels是不是能夠發揮調教Matt Cassel的功力,
在三年後能讓Brandstater正式接下先發QB的重任(如果Orton的實驗失敗的話)

RB

今年野馬用第一輪12順位選進RB Moreno算是跌破我的眼鏡,
但後來想想,這大概是最好的選擇了。

野馬最需補強的是DL,
所以很多人在選秀前預測今年野馬前幾輪的順位補強DL的可能性很大,
但在BJ Raji已經被選走的情況下,選Orakpo的風險又太大(下一個Vernon Golston?),
所以選了野馬已經好幾年沒擁有的franchise RB。

我深信在Moreno沒有受傷的情況下,這未來五年的RB已經不用擔心了,
今年Moreno會是角逐最佳年度進攻新秀的人選。

Moreno跟Hillis這兩個擅跑能接的RB 互相配合,
正好是McDaniels系統下最愛用的RB類型,
搭配自由市場簽下來的L. Jordan、T. Buckhalter當替補,
今年野馬的RB應該會表現得很穩定。


OL

http://footballoutsiders.com/stats/ol
直接來看個數據,野馬去年的OL絕對是全聯盟最強的,
在有7名RB陸續進到IR的情況下,野馬的Run Blocking仍然排在第一名。
Pass Protection在Culter傳了600多球的情況下,
只讓防守方得到12 Sacks,這也是我認為Orton可以表現不錯的原因,
他有更多的時間等待WR跑出空檔,有更多的時間觀察防守球員的位置。

OL有如此表現,絕對跟去年頂上先發的年輕OL
LT Ryan Clady(323lbs)、RT Ryan Harris(300lbs)、RG Chris Kuper(302lbs)
有相當大的關係,特地標出他們的體重,
就是他們在不犧牲自己的quickness(zone blocking最要求的地方)情況下,
足足的比前些年野馬同樣位置的OL平均體重增加了有10~15lbs,
這也造就了去年的Power Success是令人驚艷的70%。

當然別忘了去年進到Pro Bowl的老將C C.Wiegmann,
跟在野馬最久的LG B.Hamilton。
OL最弱的一環,就是在這兩位老將的Pass protection上,畢竟力量已不如人。

替補的部分也不用擔心,
這兩年也選進了合適的人選在未來可以頂替退休的Wiegmann、Hamilton。

McDaniels進到野馬後唯一沒有動到的就是OL跟OL教練,可見他對OL很有信心。

目前比較有問題的是,
McDaniels如何將愛國者隊blocking scheme融入原有的zone blocking技術中。
可預見的是,這兩年仍會以zone blocking為主,
待Wiegmann跟Hamilton這兩位退休,噸位、力量較大的OL補上來後。
以後大概會這兩種技術混用。


WR

Brandon Marshall,Brandon Marshall,Brandon Marshall……

Marshall在今年offseason又傳出在街上跟女朋友
(幸好不是之前一直跟他鬧新聞的那位)打架的新聞,
還不曉得會不會被禁賽。
然後現在又再吵著要新合約,要交易,training camp會不會出席還不知道。

我只想說,哇靠,不要以為自己連續兩季接球數超過100,碼數超過1000就可以拿翹。

如果Marshall被交易出去,我不會覺得意外,
不過野馬會因為這樣少了第一接球員,
要再培養一個第一接球員可能又要花三年的時間。
他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他掉球的機率,不知道他手復健的狀態能不能更好。

他絕對有聯盟top 10 receiver的身手,
但在去年手部手術,今年髖關節手術後,
實力還有待證明。

Eddie Royal、Brandon Stokley完完全全適合
McDaniels進攻戰術下slot receiver的角色。
只要Royal不要在打NFL的第二年發生撞牆期
(去年是新秀年繳出91catches,980yards,5 TDs),
這兩位一定能在場上貢獻非常大。
搭配上原先就在Patriots打過幾年的Jabar Gaffney、Chad Jackson,
野馬在WR的深度上是相當足夠的。

因此今年若Marshall能乖乖打球,野馬的WR算是聯盟中還蠻強的組合。
至於明年因為Marshall的約到期,到底能不能跟野馬續約還是未定之數,
而且他的場外新聞著實令人頭痛,野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TE

TE的角色在Patriots的進攻體系下,主要是負責block的任務,
Graham在來野馬之前就是在Patriots效力。

Graham號稱是聯盟最佳的blocking TE,
在zone blocking的scheme下,
Graham的blocking功力是很有價值的。

去年在野馬OL超強的pass protection下,
Graham不用留在起攻線做額外的保護,
於是較常離開攻防線跑出去接球,也展現了不錯的接球能力。



今年選秀野馬做出了好幾步令人跌破眼鏡的招數,
其中一招就是拿兩個第三輪的選秀權去換第二輪的第32順位
-選進TE Richard Quinn(6'4'' 260lbs)。

這位大學生涯總共只有接過12球的TE有的是絕佳的blocking技術和體型,
damn you!McDaniels,你最好確定在有Graham的情況下,
選Quinn進來有第二輪的價值。

這招使野馬擁有聯盟最好的blocking TE 二人組外,
另一名TE Scheffler則是擔任receiving TE的角色,
只要他健康,絕對有600碼 5TD以上的實力
(fantasy football late round的合適人選)。


整體的進攻

只要Marshall留下來,好好的專心比賽,
Moreno發揮原本的實力,野馬未來幾年進攻方面都不需要太擔心,
因為整個進攻隊伍的潛力可是滿滿的(現在看來最弱的反而是QB),
一場比賽得個20~24分不是甚麼太大的問題。

比較需要擔心的是,當防守挺不住早早落後給對手時,
跑陣、傳球比例開始不均衡,絕對會給球隊帶來很大的傷害。



DL&LB

Mike Nolan接掌防守教練後,不曉得要多久才能建立真正的3-4 scheme。
簡單講一句話,DL&LB全部都是洞。

整個DL&LB裡面,
只有剛從自由市場簽下來的NT R.Field & ILB Andra Davis有打過3-4的經驗。

而且Fields原先只是49ers的第三線NT,
Mike Nolan把他順便帶了過來叫他先發,
能有多少實力我很懷疑。

NT是打3-4防守中最重要的位置,今年野馬沒有在選秀中選NT,
真的是叫人相當的訝異,大概是覺得要花三年時間培養一個NT太慢的緣故,
但是沒有球隊會放掉自己一線、二線的NT的,
這個位置在未來幾年仍是急需解決,
除非Field或其他人真的能頂住先發的重責大任。



去年在野馬DT的名單當中,
我還搞不清楚他們在新的防守陣型下的定位。
去年打3-tech DT的Marcus Thomas現在增重到6'3'' 316lbs要搶0-tech NT的位置,
看來還是不太樂觀。

而在今年要打5-tech DE的人,
無論是已經打滾NFL多年的老將或是今年UFA選進來的新秀,
完全沒有5-tech DE的實務經驗。

現在球迷期望從這些人當中出一個類似Jamal Williams的例子,
在我看來是笑話。

整體而言,整個DL完全沒有talent,
我只能說在不期不待的情況下,球迷的失望會是最少的。

原先在4-3打DE的
J.Moss(6'6'' 265lbs)、T.Crowder(6'4'' 275lbs)、E.Dumerveil(5'11'' 260lbs),
現在都被調到OLB的位置上。

這三位球員本來的運動能力都相當的不錯,
但這並不代表他們能勝任OLB的位置,在這位置上,他們是完全沒經驗。
況且現在他們除了pass rush外,要重新學如何做pass coverage。
悲觀但實際的講,我認為這些球員打3-4都沒有價值,
可惜了當初用第一輪及第二輪選進來的Moss、Crowder,
我認為他們只能在特定的passing down擔任4-3DE的角色。

今年第一輪18順位選進來的Robert Ayers(6'3'' 272lbs)
勢必會擔任先發OLB/DE的角色,
雖然他大學的數據並不突出,
屬於one-year wonder,但我預估他會是可靠的先發球員,
但日後要進pro-bowl,我猜難度很大。



可憐的D.J Williams,過去五年打了兩年的WLB、兩年的SLB、一年的MLB,
今年要轉打ILB了,我深信…他今年打ILB一定相當慘,
因為他前面沒有足夠強的DL幫他吃掉OL,而他shed block的技術又不純熟。

而另一個ILB的位置留給了原先在Brown隊打得中規中矩的Andra Davis,
他今年能打得中規中矩,球迷們就心滿意足了。

不過,之前講的都有可能因為Mike Nolan選的3-4陣型有所不同而改變,
一般而言,最常見的3-4都是NT打0 tect,DE打5 tech,
但有些3-4的陣型也會叫DL做穿透的工作。

而Mike Nolan也強調,今年會3-4,4-3 混合著用,來度過轉換的陣痛期。
但總歸一句話,在年年換防守教練的情況下,
防守要穩定下來勢必要等個兩三年。
這兩年野馬就準備讓對手跑陣跑到死吧~~~


CB

Bly走了,我認為Bly只是DL不夠好之下的代罪羔羊,
今年從海豚來的Goodman將會打Bailey的另一側。

雖然Bailey跟Goodman都有點年紀了,但絕對挺得住先發CB的重任,
不過要出現5+ int比較不可能了,
我對於今年DL提供的pass rush還蠻悲觀的,
希望至少DL不要打壞了Bailey的評價。

野馬今年所做的最讓人瞠目結舌的選秀就是
利用明年第一輪的選秀權去會今年第二輪的選秀權-
選進CB Alphonso Smith(5'9'' 193lbs)。
恩…,這招是哪招,攻略上沒寫……。

Smith在大學時期的總計21int算是超顯眼的數據,
我期待他能成為下一個Asante Samuel,這樣才不負眾望,
要不然真的是浪費了一個第一輪選秀了。

去年放走的Foxworth可惜了,他去到Falcons之後打出先發CB的身價,
今年在自由市場被Ravens以平均一年7M給簽去了,Damn,Ravens是豬頭,
真的是簽太貴了,現在各隊是缺CB缺成這樣喔?
近年來CB漫天喊價,各球隊還是花錢不手軟。

整體的CB實力還不錯,但會受DL拖累。

另外,在生涯前幾年幾乎沒有傷停的Bailey,
去年因為hamstring傷停了7場,
(為了去bump Antonio Gates,因為S & LB都cover不住,
但叫192 lbs去bump 260lbs,Oh,stupid call)
前年一樣hastring傷停了兩場,
我很擔心變成習慣性的受傷。



Safety

去年Safety的表現實在爛到極致,慘不忍睹。

在今年Weapon X-Brian Dawkins來到野馬後,
算是取代了前幾年J.Lynch的角色。
雖然他已經36歲了,
但是去年的成績,

142 tackles (96 solo),3 sacks,1 interception,14 pass breakups,
6 forced fumbles and 1 fumble recover,

根本是超人級的表現,老鷹放掉他沒有續約可是傷透了許多老鷹迷的心,
希望他能再打兩年,讓野馬多些時間養自己的球員。

在自由市場簽下來的Renaldo Hill去年在海豚隊表現超出預期,
預計他跟Dawkins會是先發的Safety。

過去好幾年,野馬的Safety在int的項目真的是非常的貧弱。
(John Lynch打球都是看人不看球的,
就算球直直朝他飛過來,
他還是硬生生的選擇去撞WR把WR撞得七暈八素,
poor WR~~)

今年選秀野馬分別在第二輪及第四輪選進了
Darcel McBath(6'0'' 198lbs)及David Bruton(6'2'' 219lbs),
這兩位都是身材極好的ballhawker,希望養個兩年之後,
至少其中一位能開花結果。

他們兩位也是非常好的特別隊球員,
今年最少能幫野馬擺脫前兩年特別隊伍coverage超爛的窘境。

另外一名去年第七輪選進來的Josh Barrett(6'2'' 225lbs 4.36s for 40 yd dart)
有絕佳的身材及速度,不過在去年野馬Safety爛到谷底時,
他也只有cover TE的能力被稱讚,
實力還待培養及證明。


整體的防守

DL&LB極爛,secondary中上水準。今年一場比賽平均絕對失25分以上。

過去幾年(除了2005年外),防守有一個很大的缺點-無法製造turnover。
int在沒有好的pass rush下,Bailey & Bly根本無用武之地,
超級懷念2005 & 2006神級表現的Bailey。

而forced fumble在2005年過後,
防守教練似乎沒有強調strip ball,
所以少得可憐,希望Mike Nolan可以加強這一點,
希望防守陣容可以打得兇狠一點。



特別隊伍

Kicker-
Prater腿力超強,但去年在後半季的表現直直落,他說他今年會少踢些練習球,
希望能保留腿力撐完整個賽季。我私心預測他會是下一個超強的踢球員。

Punter-
Kerns,中規中矩囉,再把他inside 20yard的比率提升一些就更完美了。

Coverage-
爛了好幾年了,前年被D.Hester一場比賽return 232碼 2TD的爛不是爛假的。
今年選了蠻多特別隊表現出色的球員進來,希望能改善多一些。
數年前還發生了一次miss field goal被Chris McAllister return for TD丟臉的事,
幸好Viking在前年被Antonie-Cromartie重演了一次109.9yard的版本。

Returner-
爛,從Deltha O'Neal離開後,就沒好的returner了。
E.Royal上了先發陣容後,擔任returner的機會大減。
野馬上一次的kick return for TD要追溯到1999年,
為現在32隻隊伍中最久沒出現kick return for TD的隊伍。
現在還看不出來會是由誰擔任returner的角色。

總評
個人預測野馬今年會有5-6勝(希望Chiefs,Raiders可以合力共獻3勝),
在分區拿下第三名(輸Chargers,Chiefs,贏Raiders)
因為進攻陣容說實在還蠻出色的。

而防守在換了防守教練跟沒有DL的狀況下,
會跟前兩季一樣悽慘。